安池鸠

森林and海洋

觉得太好看了所以想画一画!不知道能不能画…不能再删吧

【锤基】给2035年的Loki Odinson

全国卷一
————————————————————
给中庭历2035的Loki Odinson:
    Thor这个自大狂要我做航行记录,明明刚才连拥抱都不肯给一个。干脆就写点自己想写的。
    飞船才刚刚上路,给2035的自己说点什么好呢。
    哥哥终于回到Asgard,我在这个位置上都要待烦了,每天除了看话剧就是发呆,还有等待。用中庭历来算也已经过了四年,他居然让我一个人待在Asgard待了四年这么久!虽然他也不知道我是假死。但这四年实在是过得太无聊了,没有人可以让我用戏法逗着他玩,也没有“get help”…怎么又想起了那个无聊的游戏!刚才那一摔摔得我疼死了,该死的Thor。
    噢对Asgard已经被毁了这件事一定要记下来。都是因为我们那个姐姐,叫什么来着…Hela?还有那个火焰怪苏特尔特,疯狂地砸我们的家,幸好临走前我把宇宙魔方拿走了,不然这么重要的东西被他毁掉多可惜。虽然Asgard没有了,但爸爸说得没错,Asgard是人民的所在,并不是一块地方。等到2035年的时候一个新的神域肯定已经建好了吧。
    哥哥说我们要去地球,虽然我觉得地球人可能并不欢迎我。不过没关系,如果那些复仇者要打我的话我就往哥哥身后躲就是了,反正是他带我来地球的。到了地球后我还要再好好拜访一下那个法师,那三十分钟的仇我可一直记着。
    和哥哥争执这么久这次总算是可以和平相处了,用地球上的话来说叫…冰释前嫌?我觉得Thor会是个好王,他一定会带领Asgard走向新巅峰。
    一飞船的人的欢呼声关上门都听得到,而我却一个人在房间里写航行日记,真是太不公平了!该死的Thor,以为当了王就可以指挥我了吗,看来还是得用小刀提醒他一下。大名鼎鼎的邪神怎么能在小房间里做这种事!我一定要出去看看他们究竟在欢呼什么。
    最后,
    现在是距离Asgard二十程处,飞船航行一切顺利。
    希望2035的时候飞船上的所有人也都一切平安。
                                                              中庭历2018.4.26

【周仙】吻

————————
狼狗周

假车

链接在评论里

第…第一次开车…

【周仙】给仙某人





————————————

仙某人:
     我想了好久才敢动笔写这封信,可能文笔比不上你,字也像个弟弟,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看完。
     今天是我们同居的第三个月,也是我们确定关系的第三个月。我至今都还记得那天晚上下播后我给你打电话的场景,甚至连说的话都记得一清二楚。你说:“你是认真的吗?以后反悔就来不及了哦。”这句话当时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现在仔细一想,好哇你仙某人,看样子你早对我抱有不轨的心思了啊,还反悔就来不及了,哼。
    你答应我的那一刻我的心都要飞出来了。好像是这么形容的。管他呢,反正我就很激动。
    挂断电话后我就订了来重庆的机票,其实如果不是得和爸妈交代一下我八月底就来了。不过你放心,我没和爸妈挑明我们的关系。还好前期在直播的时候开玩笑说过要来你家住,不然突然到重庆我们怕是得被网友用问号堆死吧。看水友天天在超话里yy,他们一定猜不到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哈哈哈哈。他们肯定也不知道九月份直播时的窜门到底发生了什么。嘘别说出去,那些女孩子太恐怖了。
    我在超话里看到过个段子,说我为了你从浩气盟到恶人谷,斗鱼到熊猫,长沙到重庆。但这又有什么啊,你带给我的远比这多到不知道哪儿去了,我有很多时候甚至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不就是长沙到重庆吗,你让我为了你从火星到银河,天堂到地狱我都去兄弟。感觉我这辈子能当你男朋友简直是捡了八辈子狗屎运了我。
    你现在越来越受欢迎,特别是男粉丝越来越多,这让我有种想把你藏起来的冲动。但又很开心,因为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早点还完房贷不用这么累了。你每天都要上班,直播,晚上还带我和冰心出去吃夜宵,但你又每时每刻都那么精神,像个外星人一样,就很强。
    原谅我不怎么会说话,有些时候还会惹你生气。但每次都是你想通了自己就不气了,我想这个世界上大概再没有人能对我这么好了,只有你能容忍我的缺点。所以我见不得有任何人黑你,他妈的你对我这么好怎么还会有人想着黑你!他怕不是脑子有病吧!
    靠,越想越气。
    不说了,说点开心的。十二月去爱琴海我真的很期待,呸,我忘了,是去希腊,这个秘密可不能暴露出来,不然……太恐怖了。还有,你的生日礼物我给你准备好了,至于是什么,到时候你自己看吧,到时候夸我可不要太用力啊。不然我会害羞的。
    悄悄给你说件事,
    晚安。
    …算了你这个智商肯定看不懂,我还不如直说。
    我爱你
   

【周仙】双向暗恋

双向暗恋,校园向。
只愿天下双向暗恋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

1.
周公谨看着坐在自己前桌的仙某人,在他略窄的肩膀上用笔轻敲两下。
“怎么了?”仙儿转过身来。
周公谨摇摇头,“没什么。”喉头微动将剩下的话咽下
只是想看看你。
2.
仙儿发现最近后桌的周公谨总是喜欢叫自己,但每当他一转过头去却又没什么事。
仙儿将这样的情况定义为调戏。
要不是我喜欢你,谁会给你调戏啊。
仙某人心想。
3.
“周公谨你喝什么?”冰心站在自助贩卖机面前问道。
“农夫山泉,”周公谨顿了顿,“…和可乐吧。”
“行啊周公谨,水桶啊。”冰心一边投着硬币一边揶揄。
周公谨只是笑笑没有反驳。
仙某人喜欢喝嘛。
4.
仙儿在超市看到了货架角落的QQ糖,他想起前两天周公谨桌子上好像也有这个东西。
“仙儿你选完了吗?”兰摧抱着一大堆零食走过来
“怎么只有糖啊?你不是不吃糖的吗?”
仙儿无奈地耸耸肩:“谁让那个人喜欢吃。”
兰摧玉折:“啊??”
5.
周公谨将可乐放进仙儿的课桌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地盯着教室门口看。
仙某人怎么还不回来啊,他看到可乐一定很开心,因为每次他喝可乐都超开心,更何况这是我买的可乐。
周公谨心里直嘀咕。
“走啊小周,你不是要上厕所吗?”冰心推推他的肩膀提醒道。
“不去不去,我膀胱可厉害了。”
冰心:“???”
6.
“我回来了~”一进教室仙儿便跑到周公谨面前,“小周周有没有想我呀~”
“仙某人你抽屉里…”
“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QQ糖哦,苹果葡萄水蜜桃…什么味道都有!”
仙儿似乎没有听到周公谨说的话,自顾自地打开书包拿出一包一包的糖摆在桌子上。
“……有你最喜欢的可乐。”
周公谨看着桌子上的QQ糖傻眼了。
7.
周公谨将那封粉红色的情书扔进垃圾桶里,一面跟冰心抱怨:
“为什么有人会给我写情书,我长得好看吗,我很有才吗?她哩吗怎么看上我的啊!这要是让别人误会了怎么办!”
单身贵族冰心表示不懂为什么收到情书会被人误会,暗恋王者周公谨祈祷没有被仙某人看到。
8.
周公谨今天被写情书了。
仙儿趴在课桌上郁闷地想到。
其实他今天早上一来就发现周公谨桌子上多了一封粉色的信,天知道他花了多少精力才按捺住自己将信扔进垃圾桶的念头。
等他再回教室时信已经不见了,只有周公谨坐在那里。
仙儿心想,周公谨最好是自己把信扔了,否则…哼哼!!
9.
周公谨这几天过得很不好。
仙某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他很冷淡。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啊…?”周公谨踹踹冰心的凳子,满脑子的不解。
“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被班主任罚扫地难道你心里没点数吗??”
“…”
“哩他妈……白眼我干什么!!”
10.
“摧摧…”仙儿抬手摸摸前桌的头发,绞尽脑汁将自己遇到的难题换了个委婉的说法表达出来。
“你说要是马达收到别人的情书你会怎么办啊?”
“你有病!她叫马娜!”兰摧转身在仙儿头上就是一个爆栗,“那我肯定会不干啊,一定要让那小子知道怎么做人。”边说边五指弯曲捏成拳头极有威慑性地挥了挥。
仙儿吃痛地捂住头,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大脑飞速思考着。
那我也一定要叫周公谨知道怎么做人,不要一天到处勾引别人!
11.
“我决定了!”周公谨猛地一拍床板,把下床的冰心吓一跳。
“你有病啊!大晚上不睡觉出来吓人!”
“我决定了冰心!这次是真的决定了!”周公谨从上铺探出个头来。他感觉自己心跳地特别快,在胸腔中快要蹦出来了似的。
“你决定啥了?”冰心不明白什么事能让周公谨这么开心。
“我决定了,明天我要去——表白!”
“……??!!!”
12.
“周公鸡——!”
“仙某人——!”
“我有事和你说!”
“我也有事要和你说!”
“那你先说吧。”
“不不不不还是你先说。”
“你先说。”
“你先说!”
“…”
“那要不…一起说?”
“我们在一起吧。”
“我爱你。”
13.
仙儿戳了戳周公谨的肩膀,眼角带着揶揄的笑意,
“搞了半天周公谨你一直暗恋我啊,啊?”
周公谨顺势抓住他的手举起来亲了亲,
“你不也一样吗?”

【周仙】除夕

——————————————————————————




今年的除夕比往年来得都要晚,二月十五,周公谨已经回家了。
仙儿坐在沙发上前看着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却渐渐与另一个人重合。
那傻子肯定在家里不知道有多快活,他想,不用被叫打扫卫生,也不用被嫌弃睡到日上三竿,他在家里肯定想干啥就干啥…这么好的日子,那他还会回来吗…?
想到这仙儿不禁愣了愣,随即又苦笑地摇摇头。怕是不会再回来了吧。也是,谁愿意一直寄人篱下啊。而且自己还这么嫌弃他。
心里松了一口气,没有了周公谨这个大爷,自己又可以回到持续多年的那种生活模式了。但那是个什么生活模式…?仙儿脑海中能想起的也只是有周公谨的日子。
“艹”,他小声骂到,“周公谨这个害人精。”

远在长沙的周公谨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妖娆的尾音把家里人吓了一跳。他讪笑着继而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一定是仙某人在念我,周公谨笃定地想到,他肯定又在说我坏话了,看我过完年回去怎么收拾他。
周公谨翻开日历表,计算着回重庆的日子。
“一天,两天,三天……啊怎么还有这么久啊!”他沮丧地瘫坐在沙发上,心已经飘到八百公里以外的重庆去了。
“重庆是个好地方!”这是他给自己的理由。

晚饭后仙儿百无聊赖地坐在电视机前,看着一年比一年无聊的春晚,不自主打了个哈欠。
“噔噔噔噔~”突如其来的电话音把仙儿的瞌睡吓跑了,掏出手机一看,“小周邀请您进行视频通话”。这傻子,仙儿轻笑一声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滑动接受。
“咳…小周啊…”
“仙某人!!!你看!!”仙儿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公谨的狮吼给打断,他看了眼还在厨房的父母赶紧带上耳机。镜头那边的小周满脸红光,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看什么?你能不能小声点啊,老子耳膜都要被你震破了。”
可惜周公谨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说着“你看你看”将镜头对准朝上天空。绚烂的烟火砸在黑夜中,迸发出色彩斑斓的花朵,照亮了那一小片天。
“怎么样!好看吧!”周公谨的大脸又出现在屏幕上,眼睛一眨一眨地像个邀功的孩子。
仙儿笑了起来,“你走开!你丑到我了!我要看烟发!”
“烟发哪有我好看…!”周公谨委屈地撅起嘴,又大声地吼道“我不管你今天晚上只准看我!”
“老子真滴是…”仙儿白了他一眼,“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发了?”
“这不是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嘛。”
“我不是一个人啊,我有爸爸有妈妈。”
“但你没有我啊。”
话一出,镜头两边都沉默了。周公谨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圆场
“我…我是说…没有我给你放烟花呀老铁!你在重庆没人给你放烟花好惨的。所以我就想一定不能让仙某人这么无聊,专门跑过来放烟花给你看!怎么样,感动吧嘿嘿嘿~”
周公谨笑起来眼角两边都有褶子,一点也不好看。但这一刻仙儿却无比地想见到他,不仅仅是在屏幕里。
“小周,你还会来重庆吗?”
“那当然啊兄弟!我已经计算好了,还有一天,两天,三天…反正再过个几天我就回来了!到时候给你带我们这儿的土特产,保证让你舒服一下~”
仙儿看着屏幕里他眉飞色舞的样子,无奈地笑起来。
“小周。”
“干嘛!”
“傻批~”

这个年过得可一点也不无聊,赶快到年后吧。

【周仙】骗子

昨晚小周的合唱给了我灵感。借了一个梗。刀。慎入。

——————————————————————

  一个月零四天了。
    周公谨站在重庆街头,看着涌动的人潮和川流不息的车辆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渺小。
    —你是不可能找到他的。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像遇光见长的藤蔓,迅速地缠绕住了他整个思绪,在他的脑海中无休止地蔓延。缠得那么紧,痛得他只能流泪。
    他不自主地开始回忆,往日里不经意的一些小事,现在都成为了一些弥足珍贵能够聊以慰籍的解药。
    他们也曾经在一起过,是仙儿撩他在先,但最后告白的人却是他。
    “小周~你是不是同性恋啊~”“小周我简直想跳起来给你一个么么哒!”“小周你真是个傻子。”仙儿总是不断地用言语在挑逗他,变着花样地试探自己的底线,玩火自焚。其实他知道仙儿的心思,但是却在心底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是兄弟这是兄弟,兄弟间不可以这样…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话:“强行兄弟,清除杂念。”
    但人无完人。面对着仙儿,或许是最贞洁的圣人也无法把持得住吧。周公谨想。他是那么随性,又张扬,工作的时候充满了魅力,私底下却又像个小孩子任性得可爱,想让人捧在心尖上宠着,唱歌又好听…最重要的是,他喜欢我。每当想到这,周公谨都不由得嘴角乱上扬。
    他还记得告白那天仙儿就同一个问题问了他很多遍。“你考虑清楚了吗?”“嗯。”“那我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他当时还很生气,觉得仙儿这是在把他当小朋友看,对自己的决定不负责。现在倒回去想想,发现那时候自己如果能再慎重一点就好了,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落得这般下场。
    他和仙儿开始谈恋爱。两个男孩子,此前谁也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在跌跌撞撞中摸索,走了不少弯路。确定关系的第二天,两人反而变得纯情起来,连最基本的交往都变得别扭。“早…早上好。”“早上好…”“你要用卫生间吗?你先用吧。”“不…你先用吧”“你先”“你先”最后导致两个人都憋不住,一个人坐在马桶上懊悔,另一个跑去隔壁借卫生间。连吃饭玩游戏都是你让我让,真叫他捉摸不透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这样的诡异模式知道一个月以后才得以消除。哧,真是纯情啊。周公谨想着不由笑出声。
    仙儿很喜欢抽烟,一次直播能抽一包的那种。以前他没有办法管,现在不一样了。他将烟藏起来,再偷偷扔掉,意料之中地听到了仙儿的怒吼。“周公谨,老子的烟呢!!!”“我扔了呀老铁~”“你他妈…那我想抽烟的时候怎么办!”他豪气地将袖子一卷,露出半截手臂视死如归地说:“那就啃我的手吧!”可直到最后戒烟成功仙儿都没有啃过他的手,每次烟瘾犯了他们就会接吻,亲得那么用力,直到烟瘾过去。
    他们早晨一起起床晨跑,下午在下班的高峰期里缓行到家,晚上分居两房用一根网线连着聊天,凌晨在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事里相拥而眠。
    他们曾经那么好。
    那时他们有梦,有对未来漫漫长路的展望,有现下如胶似漆爱情。他们计划养一只哈士奇,再帮助仙儿开家知识产权公司,然后换一套大点儿的房子每天除了直播什么都不干,一起去长沙旅游,再去非洲看鸵鸟大象,还会在一起好久好久。
    可是梦终究是要醒的。
    当聂妈妈第五次打电话过来催他回家时,这一通电话犹如当头棒喝,使他发现现实其实并没有那么美好。他必须得回家,面对父母亲戚社会的重重压力,向他们宣告自己喜欢的人是个男孩子。
    果不其然。聂妈妈早已根深蒂固的思想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哭着大病一场。他被困在家里。手机身份证钱包电脑全都被父母锁了起来,他和仙儿的联系断了。
    在家一个月,他就像这秋天的梧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着生机。“这次是真的要瘦到100以下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出一声嗤笑。他恨,但却又能恨谁呢?说到底不过是自己能力不足。
    等到聂爸爸再将手机身份证递在他手上时,已经是三月了。春回大地,他死去已久的心也被注入了活力。“你去吧,去追寻自己想要的幸福。”“你妈那儿我会处理好的。”“你…记得常回家,和他一起。”他坐在飞机上,一会梦见父亲说过的话,一会又梦见几千公里以外的仙儿,心中的囚笼突然被打开,放出的野兽在嘶吼着自由。
    下了飞机后一秒也没休息,马不停蹄地朝着仙儿家赶去。一路的风尘与疲惫,在去见心上人的激悦心情化为乌有。他已经计划好了看见仙儿的第一秒就要给他一个超级无敌么么哒,再告诉他我很想你。
    然后呢…?没有然后了。周公谨将头一扬,强忍着不让眼眶中的泪水掉落。每每想到这里,他都感觉心如刀割。
    仙儿消失了。他们的家也不见了。当他跋山涉水到达家门口时,却发现早已改朝换代。
    “轰——”支撑他走到这里的柱子断了,他坐在楼梯间,双手捧脸,泪流满面。
    他在小区周围找了一套公寓房,每天都会到以前他们爱去的地方走走转转。在他的心底还苟存着一丝希望。可又谈何容易呢?重庆这么大,天地这么广,一个人若是想藏起来还不轻松吗。电话拨过去是空号,游戏也没有再上过,在这个高速发达的信息年代找一个人却如此困难。
    他知道仙儿是不想拖累他,所以才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可是仙儿不知道,他顶得住父母的压迫,却顶不住仙儿的离开在他心上开的窟窿。这个窟窿是如此的大,每时每分都在向外渗着血。
    周公谨带上耳机,手指划过屏幕点开网易云,耳机中响起了熟悉的歌声。“乌江踏月也…是天人合合也…”他嘴唇微动,小声地跟着唱。“盆缶击…孤立志一世万人敌…”他又想起了离开重庆那天和仙儿的对话:
“我走了,要记得想我啊!”
“想你妈啊,你快走吧!”
“你给我来个么么哒我就走~”
“么个屁!你到底走不走!”
    可到底还是亲了。
“我真的走了啊,在家等着我,过个几天我就回来~”
“嗯。”
    耳机里歌声还在继续,周公谨听着想着又红了眼眶。
    仙某人,
    你这个,
    骗子。

【周仙】菜刀

大概…就…这样吧…

————————————————————————

厨房传来菜刀掉地的声音时周公谨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动物世界,非洲的故事。
“啊——”
仙儿的一声叫唤吓得周公谨一激灵,忙不迭地从沙发上起身快步走向厨房,扯大嗓子询问:“怎么了兄弟!!”
厨房不大,一眼就可以看完全景。周公谨推开门入眼便是落地的菜刀和染血的手指,以及站在案板旁手足无措的仙某人。
“小周…”仙儿转过身看见周公谨顿时变得委屈起来,可怜兮兮地指指自己受伤的地方,“流血了,好痛。”
谢天谢地,还好没什么大事。周公谨在心中默念。他弯腰捡起地上的菜刀,再拉过仙儿的左手检查伤口,嘴皮子动地飞快:“怎么了?切菜切到自己的手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多大的人了还会切到自己的手!真是的,一点都不稳重,难不成晚上还要加道菜叫炒仙肉吗?还好伤口不深,不然我…”
“你凶我…”仙儿吸吸鼻涕小委屈的声音在周公谨头顶响起,“我这不是不小心吗,又不是故意的,本来就很痛了你还凶我,你这个人好fai的…”
周公谨愣了两秒,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态,再轻声说道:“我没有凶你,这不是担心你吗,你不知道刚才那声惨叫和你那个样子好吓人的,我害怕你出什么事情呀!真的没有凶你,摸摸头让你爽一下。创可贴在哪?”
“电视机柜的第一个抽屉里…”
周公谨拿到创可贴再回来时仙儿已经冷静下来,两条眉毛一扭眼睛一瞪努力做出副具有威慑力的面孔:“不许去跟别人说!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没有切菜切到手!”
“嗯,你也没有叫得特别大声,也没有要哭出来。”周公谨嘴上迎合着仙儿的话低头给他包扎伤口,末了还举起手上的手指对着伤口的方向吹了吹:
“痛痛飞走啦!”
“哩神经病吧!”仙儿推开周公谨的头,大踏步走出厨房嘴上逞强道:“我本来就不痛。”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委屈巴巴地跟我说‘小周,好痛’,大概是那位当红女星仙某某吧~”
“老子一……反正不是我!!!”

总之,不痛就好啦。

【周仙】同床。现实向

现实向的周仙
因为实在没脑洞脑补恋爱日常…

————————————————————————

陪小周组装完电脑后仙儿便冲个凉睡下。今天实在太疲倦,好不容易支撑到现在眼睛都要睁不开,上下眼皮一直打架。
“都怪周公谨!”仙儿侧躺在床上阖着眼心中暗骂。他想起小周昨晚震耳欲聋的呼噜声简直恨得牙痒痒。
由于家中只有一张床的原因,他不得不和小周睡在一起。本来两兄弟一起睡也没什么,但他们却都彼此心照不宣地留出一条缝,各自睡在床边。但即便是双人床对于他们两个大男人来说也不能算作大,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肢体上的接触。每当这个时候,仙儿心底总会产生一些异样的情绪。
小周一进房间便看见他睡在床的另一边,空调温度很低,仙儿盖紧被子蜷缩成一团,眉头紧蹙像是睡得很不安稳的样子。小周走进拿起遥控器将空调升高了两度,边轻声骂道:“这么低会感冒的啊笨蛋。”
仙儿其实并没有完全睡着,小周一坐到床上他就感受到了,但他不愿意睁眼,转过身闭着眼睛“望”向小周嘴里嘟囔着,迷迷糊糊的语气软得一塌糊涂:“小周…快点关灯睡觉了…好困的…”说完便打了个哈欠。
小周低头看了看仙儿,还是眉头紧蹙的样子,他强忍着想用手去把它抚平的冲动躺了下来,嘴上飞快地答道:“来了来了来了,睡觉咯~”
“小周哩今天晚上能不能不要打呼噜了啊…”仙儿似乎是快要睡着了,声音越来越小,仿佛是在说悄悄话,但却一字不漏地被小周听了进去。
“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呀老铁~”
“嘤…”
没声了。

晚安聂先生。
晚安李先生。
唯愿你们都有个好梦。

同居的日子part4

最终周公谨还是没有吃到辣子鸡,晚饭时他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眼神看着人有几分幽怨。
仙人被他盯得也不好意思吃下去,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啦,说了周末给哩做,别不开心了大狗狗。”
“哩吗哩说谁是大狗狗啊!”周公谨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瞬间复活,神情激动地拍掉放在他脑袋上的手。
“哈哈哈哩不是说哩和哈士奇似兄弟吗。”仙人倒也不介意,只觉得他头发硬邦邦的,一点也不柔软,扎人。
“似啊。要是现在有只狗站在我面前,我周某人就会立马给他来一个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无死角抱拳,对他嗦‘哩好呀,哩叫什么名字?’但不是说我似狗好叭!!”
“哩不要忘了哩以前嗦过'仙某人哩不要养狗!我来啦!’”仙人边说边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仿佛自己就是那天的周公谨,模仿得唯妙唯俏,把自己逗得在凳子上笑得前仰后翻。
“…那不是口误吗老铁。这哩都信。”周公谨看着他的模仿自己都笑出了声。
“哩不要养狗!我来啦!”
“…………吃饭!”
“哎周公谨窝以后叫你周周怎么样?”
“???为森莫??”
“因为窝想养只哈士奇叫周周啊。”
“你tmd…我tm不是狗!!”
“哩不要养狗!我来啦!”
“…”

周公谨发誓这绝对是他吃过的最糟心的一顿饭。




看了其他大手子的文发现自己写的一点也不甜…为森莫……我已经尽力了orz